首頁(yè) 茶界資訊 絲路品牌茶 經(jīng)典茶具 金牌鑒茶官 茶百科 茶文化活動(dòng) 知名茶商 五星級茶館
網(wǎng)站首頁(yè) >> 全部資訊 >> 金牌鑒茶官
他著(zhù)述1800多萬(wàn)字,為了讓陜茶飛越秦嶺  
 
 
 
 
 
原創(chuàng )Pai
 
閱讀9480
奚斌鋒
新絲路茶網(wǎng)
2019-03-12
 

茶道是不是起源于中國,這個(gè)問(wèn)題在今天看來(lái),已經(jīng)不成為問(wèn)題。但就是這個(gè)不成問(wèn)題的問(wèn)題,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,在很大一部分茶人及學(xué)者眼中,卻曾經(jīng)是一個(gè)很大的問(wèn)題.


  | 本期《茶眼看陜西》片頭

 

丁文先生就是活躍于這個(gè)時(shí)代,筆就是他的風(fēng)帆,字就是他的犁鏵,他從普通的文化工作者轉型殺入茶文化的領(lǐng)域,橫刀長(cháng)劍,著(zhù)作等身,以字為犁,屢建豐碑。這次借“獻禮建國70華誕”《茶眼看陜西》陜茶功勛人物專(zhuān)題訪(fǎng)談之際,我再次拜訪(fǎng)了這位在陜茶文化領(lǐng)域德高望重的前輩。在我眼里,他就是陜茶文化的一座山,無(wú)人能跨越。

| 丁文老師近照


漢江水暖,紫陽(yáng)茶香,孔孟之徒,難舍茶緣

 

時(shí)間翻轉至78年前,一個(gè)啼哭的生命為一戶(hù)安康茶鄉人家帶來(lái)了希望。誰(shuí)也不曾想到,在往后的幾十年中,他擎起了陜茶文化的火炬。

 

“父親給我取名‘闕庭恕’。難己難人也難寫(xiě)。我給自己取了個(gè)筆名,叫丁文。”我們本期《茶眼看陜西》的訪(fǎng)談嘉賓,八十高齡的丁文先生,淡淡的說(shuō)道,“為什么叫丁文呢?因為我這一生只干了兩件事,一個(gè)是當教師,第二個(gè)當文化人。我這一生經(jīng)歷很簡(jiǎn)單,12個(gè)字可以概括‘傳道授業(yè)解惑,讀書(shū)教書(shū)著(zhù)書(shū)’。”

| 漢江水暖茶先知

 

“我這一生喜歡喝茶,當我騷動(dòng)于母腹之時(shí),就已經(jīng)聞到陜青茶濃濃的香味。”我不敢確定,是否我們每個(gè)人來(lái)到人世間,使命已然注定。丁老若有所思的笑著(zhù)說(shuō),“上初中的時(shí)候,我每次上學(xué)必須用紙包一點(diǎn)茶葉帶到學(xué)校去。因為我自小得茶之飲,所以我要感謝茶,回報家鄉茶對我的恩德。1992年,我執筆創(chuàng )作了10萬(wàn)字的《紫陽(yáng)茶文化》。”

 

隨后,陜西旅游出版社的資深編輯陳全利先生找到了當時(shí)“小荷才露尖尖角”的丁文先生,建議他創(chuàng )作一部關(guān)于中國茶道的書(shū),丁老回憶說(shuō),當時(shí)他很“冒失”的答應了。帶著(zhù)當時(shí)學(xué)界對中國茶道底氣不足的普遍現實(shí),帶著(zhù)安康洪災后圖書(shū)資料匱缺的窘境,雖然“冒失”但做學(xué)問(wèn)很“巴實(shí)”的他,熬了三個(gè)月時(shí)間,創(chuàng )作完成了15萬(wàn)字的書(shū)稿。1994年《中國茶道》出版,用事實(shí)論證并確認了中國有茶道,而且中國是茶道的發(fā)源之地,再加上對法門(mén)寺地宮皇家茶具的研究成果不斷豐富,夯實(shí)了“中國茶道”的地位。

| 《中國茶道》,陜西旅游出版社出版

 

一大批文化人在世紀之交的時(shí)候進(jìn)入茶文化圈,叫丁文現象

 

《中國茶道》是中國第一部茶道專(zhuān)著(zhù),系統論述了中國茶道的定義、發(fā)展歷史、構成、流派,及茶藝的‘四要’‘三法’等。該書(shū)累計出版累計23000余冊,在全國產(chǎn)生了積極的影響。再版時(shí),中國著(zhù)名茶學(xué)家陳椽教授作序,同時(shí)配發(fā)了江西社科院余悅教授和陜西資深茶人韓星海老師的長(cháng)篇評論!吨袊璧馈分厮芰藝藢χ袊栉幕男判,也引領(lǐng)著(zhù)丁文先生不斷深入茶文化圈,筆耕不輟,成就了一位現象級的茶人。丁文說(shuō),“此后,在這個(gè)課題上我進(jìn)行了更為深入的研究,一發(fā)而不可收拾,創(chuàng )作了數部茶學(xué)著(zhù)作。”

| 年青時(shí)代的丁文老師

 

南昌社科院的副院長(cháng),著(zhù)名的茶文化活動(dòng)家陳文華教授在他的作品中提到:“一大批文化人在世紀之交的時(shí)候進(jìn)入茶文化圈,叫丁文現象。”丁文老師說(shuō):“以我的名字命名為這個(gè)文化現象,我覺(jué)得這是份榮譽(yù)。”

 

“《中國茶道》出版之后,我當選為中國國際茶文化研究會(huì )的理事,當了兩屆顧問(wèn),又先后擔任安康作家協(xié)會(huì )副主席、民間文藝家協(xié)會(huì )副主席等社會(huì )職務(wù)。一直到現在78歲,快80了,我也沒(méi)有離開(kāi)文化圈。”丁老與我們暢聊著(zhù),“每次開(kāi)會(huì )給我寫(xiě)的牌牌,都是文化學(xué)者。但是我自己認為我只是一個(gè)茶人,一片小小的茶葉,也有人說(shuō)我是大茶樹(shù)。大茶樹(shù)也好,小茶葉也罷,反正我對茶特別迷戀。”

 

從文整整56年,丁文先生共出版和發(fā)表文學(xué)、茶學(xué)和地方文化研究方面的重頭作品20余部,商業(yè)寫(xiě)作20余種,互聯(lián)網(wǎng)上刊發(fā)專(zhuān)著(zhù)近23部,論文和散文數百篇,作品入選文集70余種,獲全國、省、地三級獎勵60多次,實(shí)際撰寫(xiě)的文字約1800萬(wàn)字。文學(xué)藝術(shù)類(lèi)的作品略去不說(shuō),茶文化方面的專(zhuān)書(shū)主要有《中華茶典》、《中國茶道》、《大唐茶文化》、《茶乘》、《陸羽大傳》、《茶魂》、《唐代茶詩(shī)》(合著(zhù))、《陜西茶史》、《陜西茶文化》、《紫陽(yáng)問(wèn)茶》等10余種,茶散文200余篇。

 

“目前,有23部作品我全部發(fā)布在了互聯(lián)網(wǎng)上,供受眾免費閱讀。為什么呢?我不能帶它們去見(jiàn)上帝,必須在我有生之年奉獻給天下茶人。”丁老說(shuō)。

| 丁文書(shū)房

 

老驥伏櫪,以字為犁,味以茶先,揚我陜茶

 

八十高齡的丁文先生坐在鏡頭前,世事洞達,他說(shuō),坦率言之,我對中華茶文化的貢獻主要體現在有五個(gè)方面。

 

一是用《中國茶道》《茶乘》及諸多論文、散文詮釋了中國茶道,證明了中國有茶道并且是茶道的祖國;

二是率先研究唐代茶文化,創(chuàng )作了《大唐茶文化》和《唐代茶詩(shī)》,系統性的呈現了中國茶文化最精彩的篇章;

三是茶神陸羽的研究,我寫(xiě)了《陸羽大傳》和《茶魂》,以近百萬(wàn)字的篇幅使陸羽在當代有了立體的鮮活的存在;

| 《陜西茶史》、《陜西茶文化》,陜西旅游出版社出版

 

四是對陜西及紫陽(yáng)茶區的歷史、文化內涵、產(chǎn)業(yè)發(fā)展及其歷史定位作了系統地論述,在時(shí)任王壽森副省長(cháng)的支持下,在陜西省供銷(xiāo)總社的具體指導下,出版了《陜西茶史》《陜西茶文化》兩本著(zhù)作,并系統性的提出長(cháng)安在中國茶文化領(lǐng)域的歷史地位,填補了地方茶文化的研究的空白;

五是完成了160萬(wàn)字的《中華茶典》。有網(wǎng)友說(shuō),中國從唐代陸羽的《茶經(jīng)》算起,有四部中華茶典,我這一部他認為是最好的。我自己也認為這部書(shū)費盡了我的心血,基本上把茶文化方面的主要內容都囊括進(jìn)去了。

 

毫無(wú)疑問(wèn),丁文先生在復興中國茶文化的努力中作出了卓越的貢獻。為什么用“復興”這個(gè)詞?丁文先生說(shuō),由于近代中國的動(dòng)蕩,不僅難以安放一張平靜的書(shū)桌,也無(wú)從設置一席安靜的茶桌,茶文化的斷層經(jīng)久而未能彌合。茶飲盛世,茶產(chǎn)業(yè)茶文化的繁榮離不開(kāi)國家的強盛,只有太平盛世,我們才能談得上去好好的喝一杯茶。

| 漢江水暖,紫陽(yáng)茶“綿”

 

“未曾見(jiàn)駕轅的好馬上坡往后退,紅纓長(cháng)鞭不用甩,他虎虎揚神威;只曾見(jiàn)磨坊間老牛背負千斤索,雖然蒙布罩雙眼,他照樣往前推!攀不盡的萬(wàn)仞山,輪輪又回回;燒不盡的燈捻子,明月為我醉。攥緊拳頭錚錚響,何畏心兒碎; 捂住流血傷口口,九死不悔!”2002年12月16日,安康籍詞作家李慈印先生被丁文的精神和業(yè)績(jì)所感動(dòng),用“老牛”的具象形容塑造了茶業(yè)文化領(lǐng)域默默耕耘的“丁文現象”。


 | 本片片尾對丁文老師的總結詞

丁文,一個(gè)人,一杯茶湯,數十部典籍,構建了茶文化的新時(shí)代。在中國茶文化的發(fā)展中,他是思考者,他是見(jiàn)證者,他是先行者,他以筆為犁,鑄就了陜茶文化的豐碑。

| 工作中的丁文

 

丁文網(wǎng)上喊話(huà),呼吁陜西作家多寫(xiě)陜西茶

 

丁文在片中說(shuō):“我覺(jué)得《金瓶梅》、《紅樓夢(mèng)》它們的茶味很濃,這是吸引讀者的一個(gè)原因。而且那些寫(xiě)茶的段落寫(xiě)得很地道,它們對茶文化理解很深。陜西的作家也有不少人,他們的著(zhù)作中寫(xiě)茶,盡管寫(xiě)的不是特別深,特別的地道,但是他們的筆鋒已經(jīng)觸及了,我建議我們陜西作家應該目中有茶,建議在你們的作品中要有茶味。

 

盤(pán)點(diǎn)一下陜西作家筆下的陜茶:

陜西作家寫(xiě)茶的文字也很多。賈平凹先生就寫(xiě)過(guò)《品茶》、《茶杯》、《茶事》等散文。陳忠實(shí)先生也在為陜南茶癡蔡茹桂的著(zhù)作撰序時(shí)寫(xiě)到他和茶的緣分,年輕時(shí)候經(jīng)常吃不飽胃里冒酸水醫生指導喝磚茶暖胃,富足后營(yíng)養過(guò)剩醫生指導喝綠茶降火,效果都比藥靈,還便宜。肖云儒先生是陜西文化的一張名片,古稀之年多次穿越絲綢之路,他寫(xiě)過(guò)《論陜茶文化自信的三個(gè)轉化》一文,高屋建瓴。方英文先生也寫(xiě)過(guò)紫陽(yáng)茶香、西鄉茶鄉的美文。作家楊瑩在其長(cháng)篇小說(shuō)《奔向光明》中,對涇陽(yáng)茯茶的描寫(xiě)也花了心思:“涇原磚茶茶質(zhì)好,香氣濃郁,古有‘茯茶駝隊十里外,茶香已入牧人家’之說(shuō),這算是當地名茶,只有用涇河之水、涇陽(yáng)氣候加工而成,才有這悠長(cháng)的清香。”

 

我的專(zhuān)業(yè)是讀陜茶,雖然陜西作家寫(xiě)茶的美文很多,但是還想借此機會(huì )給陜西作家提個(gè)建議,懇請各位多來(lái)茶區看看,多來(lái)茶企看看,感受一下陜西茶產(chǎn)業(yè)的發(fā)展氛圍,體悟一下目前產(chǎn)業(yè)發(fā)展的主要矛盾和主流趨勢,多宣傳陜茶,宣傳與時(shí)俱進(jìn)的茶文化。為此,我們非常樂(lè )意為您引路。

總策劃:奚斌鋒 // 攝像制作:郭彥斌 // 文案:段銀濤 // 新媒體運營(yíng):紀文波 // 出品:陜茶研究院  陜西省茶文化研究會(huì )  西部網(wǎng)茶業(yè)頻道  陜西絲綢之路文化交流中心 // 支持媒體:茶貴人 新絲路茶網(wǎng) 亞太茶業(yè)全媒體 陜茶網(wǎng)  陜西青年網(wǎng) 西安舊事 // 支持:昱青文化  九成宮影視  和平茶業(yè)  西安古道茶城  藝茶藝咖啡書(shū)吧

關(guān)于我們 - 服務(wù)項目 - 企宣推廣 - 聯(lián)系我們
Copyright © 2024 www.www.62jpyq1.cn All Rights Reserved
陜ICP備15011396號-13 服務(wù)熱線(xiàn):029-84234562
新絲路茶網(wǎng)創(chuàng )辦于2018年,在傳承創(chuàng )新茶文化精髓的基礎上,通過(guò)一站式的茶業(yè)培訓、媒體服務(wù)(新聞報道、原生廣告、危機公關(guān)、個(gè)人IP打造等)、茶事策劃執行(如茶專(zhuān)場(chǎng)品鑒會(huì ))、茶旅團建(如觀(guān)山茶會(huì )、茶旅自駕游等),服務(wù)于茶區政府、龍頭企業(yè)、大型茶事活動(dòng)以及茶產(chǎn)業(yè)創(chuàng )新培育企業(yè)。